果然又坏s

好开心,维护之后果然很好抽。

来了三次十连。礼装地狱。
尤其是时辰papa,你走开,不想在看到你了。(ノಥ益ಥ)

我其实和Berserker特别有缘是吧。

【盾铁】沉默的沉默者01(黑盾预警)

有OOC,私设严重

美剧 Heroes和不死法医乱入

最终CP盾铁

01.不死之身

“弗瑞,你的眼光一直很独到。这点我承认。可是你居然想把这种不受管制的家伙拉进神盾局?!我敢保证一星期之内,神盾局所有的机密就会被他看光了!”

黑发的女特工拿起一份档案气冲冲的冲着自己的上司,也是整一个神盾局的局长,尼克-弗瑞严肃的说到。

弗瑞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希尔,尽管他有一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嗯……希尔,你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不算太平了,许多持有着异于常人的力量的人开始浮出水面,也许还有更多的人隐藏着。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就算是这样,难道就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吗?”

黑发的女特工着急的问道。

“我想恐怕没有了。他是最合适的。希尔,实际上他已经入侵过神盾局的内部网络了。”

弗瑞站起身。他身穿黑色的大衣,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莫名的让人有种颓废和无能为力的感觉。神盾局的局长什么时候这样过,希尔不由得放轻了说话的语气,虽然他本来就没有对尼克-弗瑞说过什么重话。

“那你还……”

“这件事情并不隐秘。许多与神盾局作对的势力都会盯上他,换句话说——”

“他现在就是和神盾局绑在一起了。”

弗瑞做了一个抓的手势。

“那……”

希尔本来想开口说话,自己身后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来人是Coulson,和希尔同为神盾局特工的菲尔-寇森。神盾局局长的办公室不是随便能进的,也就是说,寇森是受到了弗瑞的命令才来到这里的。他还带着两个人,一个就是他们刚刚在争论的‘不受管制的家伙’,另一个就是神盾局的特工,不是一般的特工,危险系数也不低的人。

Steven-Rogers史蒂文·罗杰斯

Natasha-Romanoff娜塔莎·罗曼诺夫

希尔心里快速闪过这两个人的资料。娜塔莎在神盾局呆了不久了,基本可以信任。那个罗杰斯……疑似先后黑进了FBI,CIA和NYPD,现在还黑了Shield的网络。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但这个人的过去太劣迹斑斑了,他甚至当过掘墓人……

“啊……一大早就被人强制性的拉过来,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还有那位黑发的小姐,这样盯着别人看会让人产生不好的想法的。”

Steven像是才发现希尔不善的目光一样,玩味的看了看希尔。他说话时奇怪的腔调恰到好处激起了希尔的关注,而不是进一步的激怒她。

“我想现在还不是你撩妹的时候,Steven。”Natasha和Steven在路上不知道说了什么,但两个人显然关系比陌生人要好太多了。

“Natasha,你看我像是那种不务正业的人吗?好吧好吧,所以,这就是你们带我来的目的?来见这位——”

他拖长了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他的看法。

“卤蛋。”

卤蛋!?你就是这样破坏气氛的?

“我的名字叫尼克-弗瑞。这次叫你来是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弗瑞深呼吸,重新做出自我介绍,即使他知道对面这个人多半是故意的。

“加入什么?神盾局?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

这个身材纤细的年轻人突然爆发出可怕的气势,压得整个房间里一时之内没有人感说话。Steven冰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着近乎实质的利刃,从你的身上扫过便留下一道生疼的伤疤。他以自己为圆心扫视着这个房间内的一切,最终停在弗瑞的身上。

“说吧,卤蛋。”

明明和之前是同样的声音,却透出一股疯狂的感觉。仿佛有魔鬼正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体里醒来。面对这种情况,弗瑞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但是在这之前,有些事情必须讲清楚。

“尼克-弗瑞。我的名字叫尼克-弗瑞。不叫卤蛋。”

“嗤……好吧,弗瑞。”刚才的气场一下就跨下来,现在Steven又是那个普通的邻家大男孩了。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纤细的人是怎么发出刚刚那种气势的,可他就是发生了。

该说真不愧是超能力者吗?

“我答应啦。也不能总是吃别人家的白饭,找个工作也没有什么……等一下,你们不会不发工资吧。”Steven用左手托起脑袋,一脸凝重的看着弗瑞。

“……这个你尽管放心。”反正我已经被震惊的没有语言了。

“那我先走了。”说完Steven冲向最近的一个窗户,打开就跳了下去。

“……”弗瑞⊙_⊙

“……”希尔⊙_⊙

“……”寇森⊙_⊙

“……我记得这里是37楼。”这里是面无表情的Natasha,“超能力者……都是这样胡来的吗?”

她凑近去看跳下去的Steven,凭空消失了。Steven这个人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逃出来了……”这是逃跑的Steven,只有他知道,超能力这种东西只是看起来很棒而已。实际操作起来,要装神秘就意味着劳心劳力。没有办法,毕竟一分耕耘……不是,是虽然忘记了是什么不过泽尔息提到过的那个什么小蜘蛛的本叔叔每一季都要在死前说一次的道理一样的。……好吧,也忘记了。

先回去找Henry,想起来再补台词。

他再一次跑起来,这一次是正常速度的奔跑,毕竟他不能给自己的救命恩人添麻烦了。Henry只想当个普通人,所以不能太出众了,即使他一点也不普通。

Henry在70年前捡到了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衰老、死亡,可是他们一点都没有变过。就像是他们身上的时间停驻了,停在了第一次死亡的那一年。

留给他的就只有一片空白的记忆,还有这种像怪物一样的身体。或许还加上这个不知真假的名字。后来断断续续的想起来一些东西,也不完整。

他是被杀害的。被自己的……弟弟?

“对不起……你不是我要的那个Cap,这样下去,说不定历史都会改变,二战……德国不能赢。所以、所以……”耳边还能听到泽尔息的声音,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又是什么人?

——不知道。

他的记忆里面并没有关于此类事项的记忆。不过我想,我没有恨过他。

还有,谁是Cap?

在他进行大脑风暴的时候腿也没闲着,没有一会儿就到了Henry家的古董店。

他来的时候Henry正在屋子里面打转,“哦,Steven你终于来了,上次我们讲到哪了?是Sylar为什么要取走受害者的大脑。你给我提供的资料很有用,我发现被开颅的受害者基本上都是——超能力者。既然这样的话,那么Sylar的目的就没有其他的连环杀手那么单纯了,在档案里Sylar每一次作案都像是谜一样,没有线索,没有任何的关联性,那么Sylar会不会也是一个超能力者?那么他起码要拥有两个以上的超能力才能做的这些事,冰冻、切割、瞬间移动,而且他的超能力……似乎处于一种在不断增加的状态,他的目的也许就是为了……夺取其他人的超能力。哦,我终于想通了,怎么多不合理的地方似乎也可以解释了。”

Henry在开始推理的时候会变得非常话唠,就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还不喘气。于是刚才Steven非常安静的没打断。

“如果他杀的是超能力者的话,Henry你不是应该马上搬家吗?”

Henry也许是厌倦了逃避,也许是其他的原因,他不想跑,“OK,Steven既然我知道他还要继续杀人,而且我手上有大量的信息,总不能放着不管自己跑。而且他杀不死我。”

“Henry……这次不同了。这个Sylar可能真的能杀的了你。”知道了Henry已经决定,但Steven还是想提醒一下这一次的凶险程度。

“那不正好。我活到现在一直追逐着死亡,终于要如愿以偿了。”Henry不以为然,他活着早已经对这件事情麻木了。

“好吧。随便你吧。”

Steven觉得自己再也管不了Henry了。哪怕那一天他死了,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恐怕也不是Steven。

————————————
托尼:不是说好了我才是主角吗?

川端康成,我果然不会画真男人╮(╯_╰)╭。

三岛由纪夫的小剧场

“……不好了,出事了——”川端康成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三岛由纪夫的办公室,同时大声喊到。

但是,三岛由纪夫没理他。

三岛由纪夫背对着川端康成,看着油画,缓缓开口。

“……天凉了,让港口黑手党破产吧。”

——大爷您今天又犯什么病啊!

川端康成斟酌了一下字句,重新开始讲话。

“……不好了,港口黑手党的中原中也和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结婚了。”

三岛由纪夫没觉得哪里不对,他眨眨眼,“怎么了?”

川端康成深吸一口气,“……敦,他被刺激晕了。”

“这样啊……”三岛由纪夫好像没什么不对的,他转过身说,“帮我把夏目叫过来。”

“……我改变想法了。”

“我要把他们统统做成茶泡饭。”

咸的耽腾。做了一只仅存在于想象中的三岛由纪夫。